一直保持着这种坐姿不敢太过于“亲密”的接触

 此时虽然天色已暗,但是有月光的存在,海面上还是可以保持一定的能见度的,苏锐就在自己的后方,那么……那么……失去了泳裤保护的夜莺,还不得被苏锐看个一干二净?
 
    没想到,苏锐已经迅速的划水到了她的身边,笑着说道:“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,不过我没有看不该看的地方,我就是这么的有原则。”
 
    说完,这个可恶的家伙竟然还强调了一遍:“没错,我真的一眼都没看。”
 
    夜莺听了之后,微微的放下心来,恶狠狠的瞪了苏锐一眼,说出了一句连她自己都没感觉到有什么威胁性的话语:“你敢看一眼,我就打死你。”
 
    苏锐哈哈大笑:“其实,你早就被我看遍了,现在多看两眼也不算什么事吧?”
 
    他说的也没错,早在打穴激发潜能的时候,夜莺就几乎被他看光了,要不是苏锐能够良好的控制住自己的欲望,恐怕夜莺当时就会和苏锐睡在一张床上了。
 
    夜莺听到苏锐这样讲,转过脸来:“等上岸之后,我非把你掐死不可。”
 
    她的俏脸红扑扑的,的确,对于性格和行事方式都一贯非常保守的夜莺而言,此时浑身上下只剩下一件衣服,已经极大的挑战了她的心理承受能力了!
 
    游了一会儿,夜莺的体力终究还是被消耗的差不多了,她胳膊酸软,浑身无力,可是,由于她的性子很执拗,所以仍旧坚持着向前。
 
    “撑不住就不要撑了。”苏锐摇了摇头,无奈的说道。
 
    其实,以夜莺的体能,断不至于才游了三公里的距离就已经彻底没劲儿了,在海水里长途游泳,对力量的掌控有着极高的要求。
 
    苏锐这时候忽然发现,如果每天在海里游很远的距离,对力量和耐力的提升也会形成显著的效果,只是到了后期的话,提升速度就会弱上一些了。
 
    在这一刻,他想到了司徒远空,想到了李长风,也想到了一句话。
 
    条条大路通罗马。
 
    每个成功者都是有着他独特的坚持,苏锐也是如此,在大海里游着泳,都能联想到功夫方面。
 
    而这时候,夜莺说了一句:“我实在不行了。”
 
    这句话把苏锐的思绪从远方给拉了回来,他猛的一伸手,单手夹住了夜莺:“那我来带着你游。”
 
    说着,夜莺便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轻,然后一股强有力的力量将她包裹着前行。
 
    这种感觉着实让人很舒服,夜莺也放松了自己,开始恢复着体力。
 
    可是,这样便极大的增加了苏锐的游泳难度,单手要比双手慢太多了。
 
    又游了一公里,苏锐改变了主意:“你到我的后背上来。”
 
    夜莺犹豫了一下:“你这样行吗?”
 
    “那有什么不行的,就当是武装泅渡好了。”苏锐说道:“以前也不是没干过。”
 
    “那好吧。”
 
    夜莺爬上了苏锐的后背,海风吹过来,顿时她觉得腰部一下凉飕飕的。
 
    “骑在我身上,这样稳当一些。”苏锐说道。
 
    夜莺立刻照办。
 
    不过她坐好之后,立刻羞赧无比了,俏脸红的发烧。
 
    毕竟,她腰间的布料已经消失在了大海中,这样的坐姿所带来的亲密接触,是夜莺先前从来没有体验过的!
 
    她本来就已经没多少力气的身体,现在更加无力了!
 
    这么暧昧的关系,算是个什么事儿!
 
    这时候,苏锐强悍的意志力就彰显出来了。
 
    夜莺骑在他的后背上,让他游泳的难度瞬间增强了好几倍,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他还心猿意马的话,那么就只有双双淹死的份儿了。
 
    看着苏锐如此认真的模样,看着他奋力的划着水,夜莺忽然有点感动。
 
    这个男人,总是能够给人带来如此强大的安全感。
 
    有他在身边,夜莺无论面对任何危险,都觉得不再是危险。
 
    “累了就歇一会儿。”夜莺说道,话语之中透着一丝关心。
 
    苏锐也不是傻子,他游了三公里,然后又托着夜莺,踩着水休息了一会儿。
 
    等到要再度出发的时候,夜莺坚持要自己游,可几百米后,她就累的缴枪投降,乖乖的爬上了苏锐的后背。
 
    至于这种接触所带来的羞赧——一回生,二回熟,夜莺也算是豁出去了,反正现在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,第二次总比第一次要容易许多。
 
    终于,两个小时后,他们终于看到了远处的沙滩。
 
    夜莺骑着苏锐,迎着海风的吹拂,觉得这一切真是不容易,看了看身下的男人,她说道:“我们快到了。”
 
    不知道为什么,在这一刻,她的心底忽然生出了一丝不舍之意。
 
    夜莺知道苏锐已经很累了,但是她本能的不想让这一切结束的这么快。
 
    在这茫茫的大海里面,两个人单独相处了两个多小时,他们身上的衣服加起来一共只有两件而已,以天为盖,以海为庐,或许说的就是这样吧。
 
    “是啊,快到了。”苏锐说道,他还在很专注的划着水,根本不知道夜莺心中真正的想法。
 
    “我坐累了。”夜莺忽然说了一句。
 
    这句话其实是半真半假的,一直保持着这种坐姿,又不敢太过于“亲密”的接触,让夜莺的腰确实很累,可是,她说这话还有另外一层目的在其中。
 
    于是,说完之后,她便趴在了苏锐的背上,双手也搂住了苏锐的脖子。
 
    天知道夜莺为什么忽然变得那么勇敢而主动,就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是为什么
 
    苏锐这一下像是触电了一样,身体瞬间变得僵硬了起来。由于他本来把力量全部集中在腰上,现在这么一压,弄的他差点沉下去。
 
    奋力的划了几下水,苏锐才勉强保持了平衡。
 
    不过,从后背处传来的那种旖旎感觉,让苏锐还是心猿意马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这样压到你了吗?”夜莺红着脸问道。
 
    “没有,挺好的。”苏锐的声音微微有点儿……有点抖动。
 
    他放缓了速度,游了半个小时,才到了岸边。
 
    事实上,这段时间里面,夜莺的体力已经恢复了,可她愣是没有下来的意思。
 
    “我们可以走回去了。”苏锐说着,把夜莺给放了下来。
 
    在这一刻,夜莺感觉到了怅然若失。
 
    此时天色虽然晚了,游客少了许多,但是海滩上还是有人在闲逛的,夜莺和苏锐站在齐腰深的海水中,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 
    苏锐选择的这个位置很好,让丢失了泳裤的夜莺不至于暴露自己。